唐鶴德與張國榮:此愛綿綿無絕期

同性之間的愛情,不會因為禁令而銷聲匿跡,那些美好真摯的愛情故事總會通過各種方式流傳。在我心里,最動人的同性愛情,當然是在張國榮和唐鶴德之間。 每當看到大家懷念張國榮生前的種種傳奇經歷音容笑貌,我卻總會想,唐先生呢,他現在狀態怎么樣?這些年來,他過得好不好?痛失至愛的陰霾,有沒有漸漸散開? 今年,是張國榮離開的第15年。4月1日,唐鶴德更新ins,引用了《春夏秋冬》里的一句歌詞:春天...

兩個人的蘋果林

一 褐色的土地裸露著,我貓腰向前走,一棵棵蘋果樹,一條條枝杈,一團團翠葉,沒有節奏地冒出來,扯住衣襟,擋住去路。我蹲下,濃密的蘋果枝葉遮住了太陽,即使再炙烤的天氣,樹下都給人陰濕的躁動感。那蘋果樹像一個個肥碩的大頭顱,濃發在風中“嘩啦啦”的盡情翻飛。如果玩捉迷藏的游戲,小伙伴們就像變成蘋果葉子,神秘地躲閃在密密層層之間。高高的枝杈,直挺挺地伸向天空,茂盛翠綠,仿佛有使不完的勁兒...

母親不在,我們都想離開這個家

《石頭》劇照 姐姐摟著我說:“弟弟,我也要走了。這個家,我一天也不想多呆,一點溫暖都沒有。” 作者:唐超 1 1998年,母親去廣東中山打工,她走后的那個周五的晚上,我生了一場“大病”。我躺在床上,父親撫摸著我的額頭:“沒感冒,哪里難受嗎?” 我搖搖頭,那時我只有10歲,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父親,直到多年后,我在游樂場玩海盜船時才找到與那時相同的難過的感覺:所有細胞在極速下墜的...

噓,外婆的床上有蟲

題圖:VCG 我坐在后座,稍稍抬頭去看,母親也哭了。外婆哭的是,留不住自己女兒的女兒;母親哭的是,自己女兒對自己母親的淡漠。 作者:阿芙 1 當我挽起袖口,或者將胳膊向上伸,手腕上的兩塊紅褐色的痂就會露出來。它們出現在我的手上已經有一個月了,硬硬的,十分丑陋。 我身上不止一處有這樣的結痂,右手腕、右手背、左手拇指、肚子上、背上甚至腳踝上,都有這樣的痕跡。 起初,它們只是紅腫的疙...

時間的懸案

直到拿到朋友的視頻選題前,我很久沒有想起阿公了。即使是春節濟濟一堂,也早習慣座上沒有了他。十余年,放老傳統里早已是好漢一條,輪回過了一遭,也不知道此生他還是不是縝默慎獨的性情。 說到底,其實從小是很少能感受到大家庭式親情的人。童年的陽臺里獨自翻著書長大的小孩,在手術室外等待母親,大院操場上小孩子們各回各家吃飯,剩自己一個人戴著鑰匙,回想起來大多是這種冷冰冰的畫面。 阿婆倒是十...

父喪

父親只有每個月給我打錢時,才會簡短聊兩句,從來不超過一分鐘。我借著酒意撥通父親的手機,只說了一句:爸,我喝多了,想你了。 一 父親離開這個世界已經三個多月了,至今想起他,不僅僅是難過,還有一絲憤怒和無奈。 2017年下半年,母親連續做了兩次手術,甲狀腺乳頭癌及頸部淋巴結腫大。這并不是絕癥,所花費的手術費用及其他費用也不是我們這個家庭無法承擔的。 父親是縣城城關鎮工商所的辦公室...

男人的安全感,女人的安全感

繪者:Henn Kim 你有沒有發覺,人到了一定年紀后,容易患得患失,缺少安全感。 就拿我來說,很久以前,我以為放學沿著那條熟悉的大街回家,就是安全感;我以為把心取出來鄭重其事地換另一顆心,就是安全感;我以為勤勤懇懇努力贏取獎勵,就是安全感…… 現在我知道,熟悉的大街可能出現意外,真心對待的人可能變心出軌,辛苦打拼的成果可能進了別人的腰包,原本當做真理的因果循環,卻成了因不由果,果...

愛情教會我什么是現實

作者:書徽 采訪時間:2018年4月1日 姓名:葉三(化名) 性別:男 年齡:26 江西人。工商管理專業畢業后,曾從事廣告、家裝等行業及自主創業,目前是某演藝公司的合伙人,現定居杭州。 “男人、女人,隨著時間和場景的變化,所扮演的角色不一樣,性格也會有所改變。”從感情回憶中走出來的葉這么對我說。 他的神情平靜,過往的那些傷痛和艱辛似乎已變得云淡風輕。我很同意這句話,不過,能平和地說出它,...

我媽的人生,就是一部關于生育的悲壯史詩

一直想寫我媽的故事,以她的人生的豐富程度,足夠寫成長篇小說了,那將會是一部浩蕩悲壯的女性史詩。可后來我明白了,自己不是莫言賈平凹王安憶,根本沒有寫大部頭的才華,只能寫篇短文,把我媽的一生,濃縮在里面。 1 我媽一共生過三個孩子,老大是女兒,生下來沒幾天就夭折了;老二是兒子,出生后經過搶救勉強存活;小兒子出生比較順利,可兩歲時生了場病,后來就成了腦癱低能兒,至今還不會說話,...

五銖錢與武俠夢,舅舅們在天上看我

五銖錢與武俠夢,舅舅們在天上看我 文|袁復生 一、想起舅舅們的時候,我就想起了流經高沙鎮的蓼水河 那一天的蓼水河,格外安靜。 安靜到蟬鳴都變得格外小心,在江邊的人早早吃完中飯,把平時都擺放在河邊的木凳子都收進了屋子,怕太陽過于灼熱,把凳子曬裂。 小舅舅和朋友們搖著船,逆流而上,他們的目標是高沙鎮上游的一個深水潭,那里的魚多,不僅有草魚、鯉魚這些普通的品種,還有一些平日少見的甲魚。...

雀躍和阿園(溫州話版)

夜色柔媚,在一盞橘黃色燈光下雀躍看著阿武道:“你走該哪,我到家了。” 阿武有一點不舍得,借路燈光亮打量著雀躍。 雀躍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綢襯衣,外罩了一件紅色格子長裙,額前一排往里卷曲的劉海。雀躍是天生的卷發,一頭濃黑厚實長發被挑起一半束在了腦后,剩底下還有一半濃厚黑發披在了身后。雀躍該囡兒把自己打扮起來的樣子,足以將男人一對眼珠子勾落了下來。 對于阿武她才看不上,不過是現在沒有一個...

Relationship | 社交網絡語境下的愛情、分手和渣男渣女

Sorry, I'm tired 今天的靈感其實來自于我聽了快一年的廣播節目,「Les Gentilshommes」,由三個20-40歲的男士主持,每集邀請一位女士,探討時下兩性關系的時髦話題。不能說新世界大門被打開了,但是有些操作方式我確實是聞所未聞。 我特別欣賞這個節目對不同生活方式,不同人際關系操作所持的開放性態度,僅僅是分享,絕不「judge」,而從2017年三月開播到現在,節目中分享的21個主題確實引發了我的...

老情人

文/陳念生 窗外的夜空仍是灰蒙蒙,沒有現出曙光的跡象,陳乃謙醒了,緩緩坐起身子,順手摸到手機,“3:23,還早的很”,借著手機屏幕里的光線,他瞅了瞅一旁熟睡的妻子,側臥的身子呈“S”型蜷縮著,胸脯隨著呼吸微微起伏,臉蛋舒展中帶著微笑,似乎是做了夢,“有她真好”,他心里蹦出這個想法。 夏黛莉愛他,這種愛帶有一種天然的成分,甚至有不顧及自身的盲目,根植在她的言行之中,他依戀她,離不開她,他...

開玩笑,發個豆郵就要說分手?

今天,時間君收到一個豆友的私信,她和男友在豆瓣相遇相知相戀了1年零四個月,然而就在領證前一晚,毫無征兆地收到了對方的豆郵:我們分手吧。 從一開始的懷疑,到和對方確認,她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否定和失落,反復和時間君說,再也不相信愛了。 除了心疼和安慰她, “分手是好事,總比領證后,把婚姻變成愛情的墳墓好”,時間君總想為她寫些什么。 《時光盡頭的戀人》里面有句臺詞,令人印象深刻: 如果不...

小說│消失在春天的風里

最終約在城郊新開的SHOPPINGMAIL里吃飯。她沒有帶包,把手機鑰匙直接放風衣口袋里,出單位大門右轉,第三個路口的綠化樹旁上了他的車。傍晚六點多鐘,是冬天的話,夜幕已黑,而現在人間三月,天色亮堂,泛著輕霾的黃光。路邊玉蘭已開到尾聲,風一吹,簌簌掉著葉瓣,因花型大,凋零謝幕的狀態就格外顯眼。她坐旁邊不吭聲,累,白天跟領導去縣里的分公司座談,來回坐了四個小時車。 他問去哪家吃。她懶得動,...

外婆

我的小名里有個“青”字,據說是外婆取得。因為我出生時,房子前面有一片小竹林,滿眼綠色。后來媽媽嫌這個字太單薄,換成了別的更復雜的字。但是我自己一直覺得“青”多好,又簡單又古老,可以指藍色、綠色、黑色,又可形容茂盛或年少的樣子。又可延伸至青綠色的草、未成熟的農作物和竹簡等。上學的時候,有個女同學叫做“何青”,每次遇到她,我都要細細端詳,生出莫名的親切感,感嘆她父母給了她一個多好的名...

爸媽把我給的幾十萬都放了高利貸

我小時候特別乖,嬰兒期時就幾乎不怎么哭鬧,從不亂要玩具和零食,整天安安靜靜呆著,爸媽不在身邊也不慌。上學后年年三好學生,少先隊中隊長,從不讓父母操心,讓我吃啥吃啥,讓我穿啥穿啥,不貪玩不淘氣,放學后就回家,回家后就哪也不去,認為去電子游戲室的同學都很墮落。這樣的我當然是父母的驕傲。 可是等我稍微長大一點,自我意識開始覺醒,漸漸就知道,原來我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。原來,真實的自己...

世上有不愛孩子的父母嗎?有。

原生家庭對我們的不良影響,往往頑固地烙在骨血中,持續影響著我們的思維方式、情感類型和人生軌跡。 世上有不愛孩子的父母嗎? 張愛玲說,有。 那是她寫的《金鎖記》,賣麻油的曹七巧嫁進豪門,成了姜家二奶奶,丈夫卻是個病歪歪的骨癆,長期壓抑的情欲和勾心斗角,使她失掉了最后一點人性,只留下刻骨的怨毒。別的人她傷不了,唯有一雙兒女,俯仰皆由她擺布,她不靠打,也不靠罵,竟然也能徹底毀了他們...

比起認真分手,我更害怕不告而別 | Ta為什么連再見都不好好說?

KY作者 / 咯咯 編輯 / KY主創們 前兩天收到這樣一條粉絲留言:“KY小姐姐們好,我和男朋友談了半年,沒有什么很大的矛盾。但是他最近突然變得很冷淡,說話也愛理不理的,就像是想要分手了一樣。我覺得很困惑、又委屈,想找他把話說清楚,但他就是不愿意告訴我他的想法,總是回避。到后來,他直接就不回我任何消息了,宛如人間蒸發。我覺得非常受傷,幾個月來一直走不出來。他到底為什么要這樣?“ 收到這條...

你怎么悄悄變老了

一個愛過的、相伴走過很多年的人,縱然不會經常想起,但是也不可能忘卻,青春歲月生長出來的感情,在漫長的歲月里,不知不覺暗暗發酵,變出了親人的味道。 1 40歲女人的周末并不輕松。蔣黎在超市里買了一堆菜,堆得購物車跟小山似的。她推車走著,目光在貨架上流連,看得太入神了,車子不小心碰到了別人。 “對不起,對不起!”她心不在焉地道歉,并沒有仔細看對方一眼。 可是被撞的人卻喊了一聲,“蔣黎...
d排列3走势图